波克夏股東會 The Berkshire Hathaway Weekend: Woodstock for Capitalists

 

 

在上星期週末我很幸運有機會能参加巴菲特的股東大會, 從上海飛到芝加哥, 再坐10小時的火車Amtrak到Omaha, Nebraska. 在這三天的活動裡 (五-六-日), 巴菲特準備了許多特別的活動讓股東可以參加 (如下圖).

由於要分享的東西有太多了, 我會在最後分享兩個股東會的筆記還有照片, 並在有時間在整理某些值得討論的點. 但在這邊我就不先賣關子, 精華是在中後半Ted Weschler的筆記. 沒時間但有興趣的人直接唸那段就好.

除了報紙上看到的星期五的Borsheim珠寶店迎賓晚會, 週六的股東會, 和週六的五公里賽跑及各種活動以外, 整個Berkshire Weekend(波克夏週)還吸引了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投資人, 到處都是些網上影片和文章中才能看到的人.

像週五晚上我在手扶梯上能遇到Columbia Business School (CBS)的價值投資權威Bruce Greenwald, 還有機會跟他交流和照到相. 當時Bruce他們有辦一個CBS的晚餐, 由於我看到的時候已經太晚, 明年若有人要去可以提早去Graham & Doddsville網站提早報名. 像這次就有管理約$70億美金的話題人物Bill Ackman, 以及另外兩位對沖基金管理人對晚餐的貴賓進行演講.

 

很幸運的我也有機會能跟Kase Capital的Whitney Tilson講到話. 在起初學習價值投資的時候我從Whitney那學到很多, 雖到後來經過更多學習後發現Whitney的投資風格不是我想要的投資風格, 但他不斷推廣教育和價值投資所提供的資源在我早期學習時幫助我很多讓我更了解價值投資, 我對他也是十分的感激. (這邊有個他介紹價值投資的影片- 連結) 跟他對談中有提到他因為阿里巴巴持有Softbank (Softbank擁有約阿里37%的股權), 還有他剛從上海參加完投資聚會回來. 

我因為有在閱讀他的投資信, 知道他之後要去韓國, 也順道問了他去韓國是否為了買韓國特別股. 他說他現在只有持有現代特別股, 是他僅有的韓國特別股(so do I), 他也有興趣要去收購一籃子的特別股 (像Weiss Fund一樣, 連結).

 


Sunday at Borsheim

週日的馬拉松賽跑我的朋友還在電梯遇到Todd Combs (巴菲特兩位接班人之一), 並與Tracy Cool (28歲就擔任多家公司董座的HBS學生)及Ted Weschler拍到照. 早起的鳥真的有蟲吃, 我因為前天太累所以早上在睡覺就沒機會跟3T見到面與照相.

在週日的Borsheim珠寶店裡, 巴菲特親自在珠寶店裡賣珠寶, 只要你能購買超過$10,000美金的商品他就會親自為你服務, 沒有的話...就跟我一樣像這群人一樣站在外面吧.

 

不過當時還有兩位不得了的人, 一是美國兩屆西洋棋冠軍Patrick Wolff接受任何報名的人的挑戰. 圖片中可以看到他蒙著眼睛一對六, 只靠記憶就可以記下棋路跟棋盤. 

另一位是華裔的Ariel Hsin, 美國乒乓球冠軍及奧運選手, 從不到10歲就開始打乒乓球, 現在就讀普林斯頓Princeton的經濟及CSE(電腦工程)! 她媽媽跟我說她忙到都得在坐飛機去比賽時唸書, 如果一個10幾歲的小女生都可以這樣運用時間, 應該沒有人可以抱怨自己時間不夠吧?


 

Ted Weschler

而在Borsheim裡到處走逛的同時, 我遠遠看到一位我早上因睡過頭而沒機會講到話的偶像- Ted Weschler. Ted Weschler跟Todd Combs將會在Buffett和Munger離開後去接手波克夏的兩位投資長.當時的我很訝異在全是波克夏股東的活動裡, 為何沒有人認出Ted Weschler, 我想只有我跟我朋友這些groupies才會瘋狂到看到Ted會很興奮.

對於Ted不了解的人, 我在此提一下他的背景.

53歲的Richard "Ted" Weschler曾經是一個較於默默無名但很成功的對沖基金Peninsula Capital Advisors LLC的管理人. 天生較於低調的Ted, 在一個只有43,000人的城鎮與兩個助理管理$25億美金. 我沒記錯的話, 他在十年內的年均報酬率約為26%, 也就是說第一年的$1,000會在第十年增值至$10,000, 翻約10倍.

於是, 我馬上就過去並請問是否有機會跟他合照, 也在事後趁機追問他一些問題.
Ted Weschler人也很和善, 果然記性也很好, 馬上就認出在我身旁, 早上跟他合照過的朋友. 當時也有其他人加入問他一些問題, 他從聊投資到對於接管波克夏的感想一一分享他的看法.


對於看一間公司, 他很看重兩點:
1) Return on Capital 資本回報率

2) Capital Allocation 資金配置


(以下這段為我的字, 不是Ted的) 這兩個詞乍聽簡單但其實意義很深, 每個人對這簡單的詞都會有不一樣的見解, 有些人也會錯的很深.

Capital Allocation則取決於管理人的決策, 一個好的資金配置者可以為股東創造更高的報酬, 而不好的資金配置者卻會幫股東燒錢.

(好的投資人跟企業家通常有好的capital allocation觀念, 巴菲特毫無疑問是百年能得一件的capital allocation天才. 而即便在市場比較成熟的美國, 能有好capital allocation觀念的企業家/CEO實在不多, 更說不上亞洲.)

Return on Capital則可以幫助你判斷什麼是優秀且值得投資的企業.

某些企業能夠運用較少的資金創造好的報酬, 而像是通用或現代汽車等汽車公司得投入龐大的資金才能擴充產能製造更多車. 但像是Visa或Moody's這種評比公司只需要將較少的資金投入有形資產(辦公室, 電腦設備)就可以創造更高的報酬.

舉例來說, 麥當勞曾經也是個Return on Capital較低, 需要大量投入資本的公司. 當它們還打算直營店面的時候, 就必須要買土地蓋店面和管理, 現在的麥當勞將business model轉為franchise (經銷)了, 雖然賺的錢得分更多給franchisee(經銷商), 但投入的資金更少自然Return on Capital更高.

這話題要談可以談的很遠, 像是ROC跟Return on Equity的差別和capital allocation等等, 有時間在另外討論吧.


繼續剛剛的話題.
Ted Weschler也說到, 迴避擁擠的放空.
"Avoid crowded short. Obvious shorts are the worst shorts in my book."

(對於放空不了解的人可以去Google, 跟買股票相反 (Long), 放空(Short)的人會因為股票下跌賺錢, 上漲而賠錢.)

對於那些明顯的放空機會, 通常都是大家搶著放空的對象. Ted也提到雖然他不認識Bill Ackman, 也認為他很聰明, 但不了解為何有人會在放空某股票後還去跟全世界講.

另外, Ted也有提到若手上有過多的現金, 找不到投資標的可以做一些Pair trade, 且最好是S&P-related的. 沒經驗的人最好別試, 這當然也包括我.

Ted大小的事情都有聊, 從它為何不喜歡投資藥廠, 因為藥廠這個產業本身有很多誘因(incentives)去操弄市場和監管, 等等的話題.


我朋友也有問他說管理先前的"小"基金跟現在的"大"基金有何差別, Ted也很直接沒保留的回答. 當時他的fund可以投資的機會約有12,000到15,000個, 但波克夏因為太龐大, 全世界大概只有300家左右可以投資.

像是波克夏底下的中美能源這全美最大能源公司, 雖然Return on Capital不高, 但卻是極安全的投資機會. 現在對於波克夏來說最重要的是將大筆的現金放出去運作. 我想他的意思很明顯, 由於太龐大, 波克夏不能再向往常一樣注重資金報酬率.

我有開玩笑的問他說網路上曾傳言Todd每天唸500頁是否是真的. 他回說這傳言讓Todd很困擾, 因為Todd的目標是每星期500頁. 但我相信他們所指的500可能不包括個式報紙等刊物, 去揣測這些也沒什麼意義.


我最後問了他一個問題, 我想這對所有投資人都會很有幫助.

 

"你平時是如何閱讀和準備你的投資工作?"

他說他平日時喜歡Randomness (隨機).
早上的時候他不嘗試去追求任何答案. 閱讀5~6份報紙還有一些專業刊物.
為了了解到零售業就去訂"Chain Stores"等雜誌, 而他閱讀家具"Furnitures Today"已經有20年了, 像"Nations Restaurant News"他也訂了30年. 手邊大約有60種這類型的刊物, 當然他也坦承不是每天都有時間閱讀.

我接著就詢問他像是Direct TV這樣的公司他會唸什麼, 他就說像是Warren Communication出版的Communications Daily是一個非常好的刊物. 由於Ted是一個Direct TV的大股東, 他說Communication Daily他每天看, 且還有其他幾家有關broadcaster(傳播)產業的刊物也都會定期閱讀.

他還說, 通常他投資組合裡得一家公司會啟發他去學習另外15~20家公司讓他定期跟蹤, 這樣他對於產業的動態就會有更好的點子. Direct TV是一家衛星電視, 你為了了解它, 就必須了解到它的競爭對手 (AT&T/Verizon 等電信公司, Comcast/Time Warner 有線電視公司, Dish 衛星同業等)還有上下游 (例如Californian Amplifier, 提供電視盒(我還沒去證實)的公司.

這是非常聰明的, 我也嘗試要這樣做, 但我本身有方向可是時間管理卻做不好, 所以沒能做到像他這樣每家公司都跟蹤上十家公司.

Ted也給個小建議, 若你有興趣了解, 舉例像是餐廳產業的, 你可以打去出版社說你要訂閱兩年, 但你要前面一年整年的刊物. 這樣你就不用慢慢定期等新刊物, 先預讀前一年的刊物你將會對這產業有非常大的了解.

這也是為何人們說價值投資是很簡單, 但又沒那麼簡單的一個領域.
任何人都知道好企業低價買進的道理, 但能真的這麼有原則的去了解每個產業的真的不多.

認真的人就會積極的去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
巴菲特曾在拍賣會上拍賣與他吃晚餐的機會, 在2010年有位匿名人士以$2,626,311標下, 而這位人士又在2011多增加$100美金以$2,626,411標下晚餐. 他就是Ted Weschler.

兩篇文章提供分享:

Ted Weschler
"A Disciplined and Driven 'Connect-the-Dots' Investor"
"Ted Weschler: More on Warren Buffett’s Reluctant Sidekick"

我從開始研究投資到鑽研(價值)投資也有接近三年了. 從以前當兵時會不斷聽巴菲特和其他價值投資經理人的電子書跟Youtube影片到閱讀股東信都沒這麼有感覺. 參加完股東會後, 又更感受到Buffett and Munger的智慧.

Two truly amazing people, with two truly amazing successors.
明年若可以我還會參加.

我想這股東會週末的整理就先到這樣吧, 我有記下一些巴菲特股東會的筆記, 由於是速記稍嫌凌亂我想只有我看的懂, 有興趣的人可以觀看另一個較於專業的筆記 (x)


Appendix: Some Notes
備註: 分享一些圖片和筆記

 

備註一: 巴菲特在股東會分享的數據

(統計數據: 投票是否發放紅利)

波克夏A股
要              6,558    (1.09%) 
不要       583,865  (97.07%) 
棄權         11,071   (1.84%)


剔除巴菲特本身的股票
Excluding Warren's shares
波克夏B股:

要         13,927,026 (0.26%)
不要   660,759,855 (96.83%)
棄權       7,675,223 (1.13%)

(Source: Berkshire Hathaway Annual Meeting)


 

備註二:巴菲特與對沖基金打賭

看10年後這些華爾街金童是否有辦法打敗市場指數, 以下是S&P 500 對上 Protege Partners五家基金的平均.

2008 - 2013

S&P 500 vs. Protege Partners Wager Results:
For the Six Years ended December 31, 2013


年          S&P 市場指數               對沖基金Year:  

             S&P 500 Index     vs   Hedge Funds

 

2008           -37.0                 -23.9% 

2009            26.6                   15.9% 

2010            15.1                    8.5% 

2011              2.1                   -1.9% 

2012            16.0                    6.5%

2013            32.3                   11.8% 

累積            43.5%                12.5%      


(2008-2013 Cumulative Return)

S&P index fund    43.8% 

Hedge funds         12.5% 

(Source: Berkshire Hathaway Annual Meeting)

Note: 市場上有九成的專業經理人都無法beat the market(打敗市場). 什麼是打敗市場? 你看到這些擁有高學歷的華爾街金童的投資績效可能在某年都很好, 但其實長期下來卻不如你將錢直接放進一個叫"市場指數"的東西. (如Vanguard的S&P 500指數) 買指數等於投資美國整體的企業的未來, 這種方法有兩個好處 (1) 不用付高額費用給經理人 (2) 績效可能還更高.

 (參考複利表, 如果你只在過去單純買市場指數的話會如何 check compound table)

影片 (連結), Bill Gates, Charlie Munger, 跟Warren Buffett的對話約一個小時.


圖片分享

 

Iowa: 從Chicago到Omaha間

 

巴菲特的家及Neighborhood

 

波克夏的新成員: 3T's
Tracy Cool (左) Todd Combs (右二) Ted Weschler (右一)

 

星期六05/03排隊入場 (7:00am)

 

會場 (最後一張圖片的speaker是中美能源公司的Greg Abel為了要回答一個股東的疑問來進行Q&A.)

 

Piccolo's, 巴菲特最愛先去Gorat's吃晚餐在來這邊喝漂浮冰淇淋. 
服務員Ellen跟老闆娘Danna人都很nice, 跟她們聊的太開心所以她們就偷偷跟我說幾點要坐哪, 才會坐在Buffett跟Bill Gates旁邊.
雖然這餐廳在Yelp的評分不高, 我很強力推薦, 食物也很好吃 (very American).

 

And last picture!
(Kiewit Plaza, Berkshire Hathaway Headquarter)